北京秋天(高中作文)

“于我而言,北京的秋天虽没有深红色的老城墙,没有敞亮的大宅院,只有安静的大山、古树和远去的雁群与我为伴,这样的秋天,只有在这偌大个城市的西边,才能切身体验。”本期#愫言#的嘉宾是来自高一(2)班的马文轩同学。一起跟随她的文字感受城西之秋。

西山的叶黄了,北京的秋也就来了。

作为一个生长在门头沟的孩子,不曾感受到皇城根里的,四合院中的秋天,却对山中的秋景颇有见解。儿时借着“近水楼台”,常到家不远的山上玩,要说这山,还属秋景最美。弯弯的山道旁,野酸枣挂满枝头,下方零散的野草杂枝变得枯黄许多,也更为扎手了些;通过柏树和松林,常绿灌木的它们展现着秋日山间的最后一片绿色,安静而沉稳;不知名的树被秋风染黄了枝芽,摇身一变,成了这脊谷之中最耀眼的一抹色彩。远看,层林尽染,大气恢宏;近看,淡雅协调,暖意绵绵。坐在小亭里,望着山脚下,看喜鹊绕巢而去,扑进两山之间,好像是迫不及待看尽山中秋景。从路旁摘些枣子,蹭蹭就可以放在嘴里吃。不同的地形造就不同的枣品,一路走下来,哪里有闲下来的道理?只感觉到山风清凉,自己也变成了枣味儿的。

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”每每说起这首曲,总会想到我在大山里的老家——好巧不巧,就在马致远故居对面。秋天时,爷爷总念叨让我们上去看看。院落里,最亮眼的还属那两棵高高的柿子树,红红的柿子坠在粗壮的枝干上,还带着新鲜的白霜,每每吃上一口,又甜又滑,那是秋天丰收的味道。走出门洞,过了影壁,马致远故居前那棵老树仍立在旧处。有风卷起落叶,门前桥下早已不见流水踪迹,脑海里闪过垂暮老人的背影,悲凉感席卷而来。不自觉地紧了紧衣衫,沿着村里的路一直走下去,树叶”沙沙”地响,院里扫叶的声音也纷纷传来。这里的秋天,清静,安宁,让人深入其中,好像自己也是片落叶,要扎到那土里去。

于我而言,北京的秋天虽没有深红色的老城墙,没有敞亮的大宅院,只有安静的大山、古树和远去的雁群与我为伴,这样的秋天,只有在这偌大个城市的西边,才能切身体验。西山的叶黄了,秋又来了,我却没什么机会好好看看这门城之秋了,秋雨阵阵,天又凉了几层,夜深的梦里,还时常能梦见飞旋的黄蝶,舞进斑斓的秋山里……

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,部分文字/图片来自互联网,无法核实真实出处,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支持原创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