撸榆钱、摘槐花、喂小鸭、挖野菜,童年春天的回忆

“又是一年三月三,风筝飞满天,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,走回到童年……”这是儿时的一首童谣,三十年过去,依然还能哼出来。

撸榆钱、摘槐花、喂小鸭、挖野菜,童年春天的回忆

是啊,童年是人一生最美好的回忆。无忧无虑的年华,每天只想吃与玩。

对于大多数农村孩子来说,集上与小卖部的零食只能远远看着,偶尔买点。饭能吃饱,但嘴馋啊!咋办?

不得不说这世界上最慷慨的还是大自然,它给予我们免费的阳光与空气,在春天,万物复苏的大地,还给予了孩子们最宝贵的食物:茅针、榆钱、槐花与野菜……

这些都是无添加、绿色无污染、没有防腐剂,而且更不需要你花一毛钱,也不用担心父母说你,貌似吃多少也吃不坏肚子。

春天里的孩子们,脱去冬季厚重的棉衣棉裤,浑身使不完的劲,放学后,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,呼朋唤友,跟着哥哥姐姐,拉着弟弟妹妹,撒开丫子,奔向田间地头、小山坡,还有小树林……

撸榆钱、摘槐花、喂小鸭、挖野菜,童年春天的回忆

茅针是野草的孩子,多在潮湿背阴处,太阳直射的地方长不出茅针来,它吸收了万物之精华,依靠在“草妈妈”身边。

太娇嫩的茅针里面没有果实,拔了实在浪费,而太老的茅针已经没有食用价值,只有中不溜的茅针才最好吃。拔时也不费力气,两三岁穿开裆裤的小屁孩也能拔出来,跟在哥哥姐姐后面也不闹,仔细寻找。

每次都是拔完装进随身口袋里,回家后像欣赏战利品一样摆在炕上,然后剥开绿色外衣,一层又一层,最后露出又白又嫩的果实,一口一个。不能隔夜,必须当天吃完才新鲜。

撸榆钱、摘槐花、喂小鸭、挖野菜,童年春天的回忆

槐花比榆钱成熟期稍晚些,这也就错开了孩子们嘴馋的时间,又不左右纠结到底吃哪个了。

但摘到它们必须会爬树。农村的树不好爬,更没有工具。这就需要胆大心细的男孩子。

会爬树的男孩都是人人崇拜的英雄,那是技术活,不仅仅爬树的过程可以供来观赏,还可以给大家带来好吃的福利。

男孩子像猴子一样爬到树杈,找个有利位置,开始撸榆钱,自己先吃饱。

底下一帮小孩子们眼巴巴抬头等着,不敢叫嚷,惹怒了树杈上那位“小爷”,一会就不给你好吃的了。

“底下人看着,开始扔了,小心头上,别砸着你们。”

噼里啪啦,一串串的榆钱从天而降,孩子们抢的热火朝天。

槐花比较娇气,不像榆钱那样禁摔打,掉在地上,沾了土,回家一洗就不好吃了,所以摘槐花时树底下要铺块布。

槐花与榆钱除了可以最简单的生吃,还可以做成槐花饼子、榆钱饭,或者凉拌,既好吃还有营养。

撸榆钱、摘槐花、喂小鸭、挖野菜,童年春天的回忆

春天里,大人们喜欢买些小鸡、小鸭与小鹅,喂到秋天下蛋,冬天过年炖肉,偶尔卖些钱贴补家用。

孩子们顶喜欢小动物,家家都是动物园,“叽叽叽”“呀呀呀”“嘎嘎嘎”,放学回到家里看着它们,观察它们。

好小啊,放到手中啄你的手心,痒痒的也不疼,就是大人在时不许这样,小鸡小鸭们太小,老是摆弄它们死得快。

可孩子们经不住好奇心太重,每次背着大人还是喜欢摸它们。只有看到最近死去的太多,才会良心发现,不敢再去残害生命。

现在想想:为什么大人总是训斥我们?怕我们长大后回忆童年,总有一种罪恶感啊!

撸榆钱、摘槐花、喂小鸭、挖野菜,童年春天的回忆

小动物们喜欢吃野菜,家庭作业又增加一项:挖野菜。

挎上小篮子,拿上小铲子。去田间寻找野菜。地里野菜种类很多,但适合小动物们的并不多。

寻找最多的野菜是山莴苣,老家叫青末菜,也叫它野生菜或者苦菜。它的叶片通常是锯齿状的,不同的地方还有一点品种的不同,叶片上也会有锯齿的边缘。它的叶片比较厚实,看上去比较清脆,但是它的味道却很苦。

小鸭子与小鹅却爱吃,切碎拌上玉米面。大人们也爱吃,经常用来蘸酱吃,用大酱的咸配上山莴苣的苦,两者相克,味道却是极佳,越吃越爱吃,这也成为春天饭桌上特殊的菜肴。

撸榆钱、摘槐花、喂小鸭、挖野菜,童年春天的回忆

童年的回忆有很多,有着四季的美丽。这些都是老天爷给予孩子们最初的快乐。

无论是茅针、槐花、榆钱还是野菜,都是生长在自然界。自然界是最通人性的,人性存在于人的内心最深处,之所以一生都难以忘怀,更是因为我们从未离开!

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,部分文字/图片来自互联网,无法核实真实出处,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支持原创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